首页 > 清洁业

南宁市妇联陈尧干什么去了 误入传销如何自救?

时间:2021-10-24 10:50:50 浏览量:33713

南宁市妇联陈尧干什么去了 误入传销如何自救?

误入传销如何自救?

本人是广东人,95年的,高中念完之后,一直在社会上打点散工 ,浑浑噩噩的过了三四年,钱倒是分文未赚,吃喝玩乐加上生性好赌在外边还欠了五万块钱的债。隐约是一年前的事了,因为亲戚介绍,被骗去做了传销,下面我要说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,总而言之一句话:“珍爱生命,远离传销。”(因为进了传销是不允许携带手机的,只有之前拍的图片。)

是这样的,去年春天的时候,我在一家餐饮公司做实习,准备老老实实干好工作,等着转正。谁知我表嫂莫名其妙在这个时候给我来了一个电话,说是广西南宁那边有一批认识的人在搞创业,做服装批发生意,问我有没有意愿去干。我一听欣喜若狂,哪还有什么愿意不愿意,社会上像我们这种人,没银子,没路子,等的就是一个机会,抓住了你就发达了,遇到这等咸鱼翻身的大好机会,而且又是亲戚推荐的,我想也没想就把实习公司的工作给辞了。又软磨硬泡跟父母要了一万块钱,独身一人从广州坐火车到了南宁。

到了火车站之后,果然看到是表嫂来接我,我的心也放下了一半。差不多和表哥表嫂一两年没见了,所以一见如故,表嫂待我亲热的很,回家路上嘘寒问暖,一个人在外打拼惯了反而还有点不自在。一到家,表哥看见我,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:“你可算是来了,我这生意交给外人我都不放心,半年多了,人手一直空着,可愁死我了。”我一听心里又是一阵狂喜,想想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,在这里尽心尽力的干,等生意干好了,表哥表嫂还能亏待我不成。表哥表嫂先是问家里的情况,又问我这几年在外经历的蹉跎。一顿交心下来,我是彻底把心理的石头给放下了。

表哥说:“伟仔啊,晚上我们去吃点好的,带你好好开开荤。”边说还边带着色眯眯的笑容,“好的,好的,多劳表哥费心了。”

傍晚的时候,表哥带我来到车库,是一辆全新埃尔法。:“这几年服装市场火爆,今年年初才买的新车,好好跟着哥干,以后你也能开这车。”我急忙跟着点头。

晚上,表哥表嫂带我去了一家看起来挺高级的酒店,估计一餐下来价钱不菲。"今晚上还约了一个我的合伙人,带你认识认识,也是一个做服装批发的大老板,给你传传经。”“表哥你放心,跟着你干我绝不说二话,你这么看得起我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我一边跟表哥海着牛逼一遍幻想着未来走向人生巅峰的画面,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了。

这个时候,门外走进来了一个衣着亮丽的女子,看似风尘,也不乏熟女韵味。那胸那臀部,弯下腰都能挤出水来。待她坐定,我一细看她的面容,完全就是风间由美的翻版,(至于风间由美是谁?老司机们给普及一下。)我眼神直勾勾的望着她,一刻也移不开。

之后就是酒过三巡,两眼一黑,只模糊的记得有人把我抬上车,期间一路颠簸,肠胃晃的难受,想吐又吐不出来。

大约在半夜时分,等我酒醒过来,车子已经来到了一个郊区大院的门口,那个熟女合伙人叫我下车,还说我的行李箱在后车厢,自己去取。我晕乎之间下了车,发现已经有两个黑衣大汉守在车门边了,不由分说的把我拽住,搜走了我的手机和皮夹。在大院前微弱的路灯下,好一个这么鸟不拉屎的地方,这方圆一百里怕是一户人家都没有,表哥表嫂人早是不见了踪影,我恐怕是被设了计,进了什么贼窝了,这一前一后的反差,一瞬间我被搞得魂魄尽散,蹲在地上小声哭起来。

“你怎么了,不是被吓到了吧。”熟女合伙人走到我身边“呵呵,看不出来你胆子就这么小啊,你也知道我们这生意做得大,员工上下得有一两百人,你表哥怕你突然接手不适应,跟我商量让你在这熟悉一两个星期,好接手管理业务。”后想后觉这种安慰的鬼话简直是把我当傻仔骗,好歹我也混了三四年的社会,懵言胡语什么的,给我两句话都能给你编本书。但事到如今有什么办法呢,一方面酒劲刚醒,加上刚才吓得我不轻,我竟稀里糊涂半信将信了她的说辞,谁要我对熟女天生的免疫力为零呢。

图我自己画的,一楼的结构图,二楼除了厨房没有

我带着完全懵逼的心态拖着行李跟她进了大院,上了楼,进了她的办公室。说是办公室,其实也就只有一张桌子,两条板凳,一张床。熟女坐下来浅笑着对我说:“你是叫郑XX吧,我看你表哥都叫你伟仔。”“嗯,他是我一个远方表哥,有时候过年会回广东见几次面,上一次和他见面已是两年前了,大前天叫我来给他帮忙,说是急需人手。”“唉,你表哥也是好心啊,实话跟你说了吧,我们这确实不是做服装生意的,我们这行业现在在国内还属于萌芽阶段,不被很多人所理解,说的太现实,人家直接就觉得你是个骗子,我们也很难找到人手。”她说着说着突然走到我身边握住我的手,“但你表哥也并没有恶意,每个赚大钱的行业刚起步都是这样,没人敢尝试,马云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吗?“什么意思?”“告诉你个不知道秘密吧,你知道二十年前的马云是在哪里受到启蒙,发明了互联网经济吗?”“莫非是这里?”“唉 ,你表哥也是想让你先进来考察考察,你们年轻人应该有新思维,新尝试,了解以后你自然知道我们这个行业巨大的发展前景。”

我了个天,我不光进了个贼窝,还是个传销窝。还马云马云的什么,你这些成功学的陈腔滥调忽悠忽悠大学生还差不多,我这等小油子还能给你狐假虎威一番。但是我就想掀桌子走人。

但我转瞬一想,一直坊间里流传传销组织对待不服从,拒绝洗脑的愣头青,都是暴力体罚,吃了上顿没下顿,动不动就给你来一顿捶,甚至还有打死人的传闻。想想有些害怕,毕竟我势单力薄,万一真跟他们撕破脸皮,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。只要我表面上和他们同心同力,等待坏境熟悉了伺机而动,不完全是没有逃跑机会的。

“哦,原来是这样,我表哥应该跟我早说嘛,现在这社会。向我们这样的屌丝想要翻身实在太难,与其虚度了青春,还不如拼一把,失败了杀生成仁,成功了就是万人之上。”我当时真佩服我这牛逼筒子嘴,文天祥岳飞谭嗣同此刻灵魂附体,尔曹身与名俱灭,不废江河万古流。相反讽刺的是人为了活命却可将虚假的热血演绎的如此传神。

“你要是这么说我就放心了,接下来的日子好好和其他员工们好好相处学习,成为个小千万富翁是指日可待,可是。。。”紧接着她话锋一转,“我们这个行业也是有门槛的,因为是起步阶段,我们这人手差的还是太多,你必须得拉人入伙,等达到人数规模我们才能启动项目。”我心想,这就开始进入模式了,于是戒备心不由得加强起来。“额,那个我的同学朋友基本上个个都混得比我好,要是由我来说这个事,他们十有八九不会相信的,还不免嘲笑我一番,我这不是猪鼻子插大葱装象吗。”“呢你有什么亲戚没有?”W我家里三代单传,没有什么同龄的兄弟,而且大多数亲戚都已成家,有工作有孩子,不会信我这个毛头小子的一张嘴。”

“不不不,成功即使在不可能中孕育的,你这样冒进冒失的态度不适合创业。我来问你个问题,现在有两个黑箱子里面个有一条蛇,一只有毒,一只没毒,但两个箱子里都放了十万,你选择那还是不拿?”“我的命可不止十万块。”唉。。。”然后她又问了我一些乱七八糟的弱智问题,我一一剑走偏锋跟她打起了太极。

突然她桌上的手机响了,她接了讲了几句后。“好吧,今天就先这样吧,已经很晚了,早点休息,明天还有晨会要开呢。一楼下最靠右边的十号房是你的宿舍,不懂得可以问一下宿舍里最年长的那位,你叫她黎叔就好。”“那我先休息了,明天我一定会认真学习,不负您的厚爱的。”“对了,你以后喊我徐姐就好了,你这小帅哥还挺有意思的。”她面带桃花的对我嫣然一笑,感觉整个骨头都酥了。

这是对我的什么暗示吗?我一边想着一边轻手轻脚的走到办公室门口。此时迎面而来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,带着黑框眼镜,一身匪气。我和他交替了身位后他迅速带上了门,留下一丝缝隙。脑子晕乎乎的一整天了,我也不想多想他是谁了,真准备下楼。

忽然从身后的办公室传来一声细小的尖叫声,我吧脸凑到门缝一看,那个“土匪”一把捏住了徐姐的臀部,脸凑在徐姐的脸上瞎几把闻起来,我眼珠子当场都要掉下来。但是看看徐姐两只胳膊又拽又推的姿态,分明是欲拒还迎嘛。唉,想不到原来也是个不正经的女人,呸,亏我刚刚还对她有了一丝好感。

心里一边骂着,身体却一步也挪不动,等待着事情越界的发展。“你在这看什么”一只手突然紧紧的搭在我的肩膀上,我心中一噔。根本不敢回头去望,心想这次知道了这对狗男女肮脏的秘密,要是被发现,我是没法活着出去了......

(额,今天先写到这吧,小说自己原创的,网上没有,明天接着写,觉得不错的粉一波,绝对良心的剧作家,不拖更,粉丝想看什么主题就写什么主题,ps:完全兴趣,无利益交换。)